首页 炎亭概况 炎亭新闻 苍南各地 炎亭海鲜美食文化 炎亭风光 在线留言 海鲜购买 联系方式

摆渡争渡摆渡本网2月20日讯(独家报道)20多年前,龙港还是在浙江省地图上找不到地名的渔村,苍南建县后为了开发龙江港区,发挥港口优势,兴建苍南县最大的物资集散中心,1984年3月,经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新置龙港镇。当时该镇仅有5个村7000人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龙港.. 【查看详细】
【推荐】苍南风景图片 龙港、灵溪、钱库城市风景,
网上炎亭 >> 苍南各地 >> 龙港的千年古埠

龙港的千年古埠

http://www.cnyt.org 日期: 2013-6-1 21:42:28 关注度:  网上炎亭

摆渡

争渡

摆渡

 

   本网2月20日讯(独家报道) 20多年前,龙港还是在浙江省地图上找不到地名的渔村,苍南建县后为了开发龙江港区,发挥港口优势,兴建苍南县最大的物资集散中心,1984年3月,经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新置龙港镇。当时该镇仅有5个村7000人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龙港人敢为天下先,率先推出城镇户籍改革制度、土地有偿使用制度、股份合作制度三大改革措施,吸引周边大批能人和农民进城经商办企业,商贸不断繁荣。历经六次区划调整,如今龙港镇总面积80.7平方公里,人口23.1万,其中城区面积10平方公里,人口13万。被称为“中国农民第一城”成为苍南县的经济中心、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可持续发展的小城镇”项目试点镇。

    据乾隆《平阳县志》载鳌江自下游的新渡以下至江口,江南一带惯称为青龙江,民间又称江北千年古镇钱仓附近的鳌江为钱仓江。

    从鳌江下游平安渡江口埠,上溯到直浃河三洋渡,是鳌江下游最具悠久历史文化地段之一。民国《平阳县志》载:“自横阳江溯流而上至直浃河为渡六”。仅在鳌江口面岸就有这么一段不过六七里长的江堤,就有六处渡口,可见前人对渡**通还是相当重视的。这些渡口埠头的村庄,现在都是龙港镇所辖的的地域范围。

江口平安渡埠头

    江口的平安渡,曾用名平阳县青龙渡。是鳌江口的第一个渡口埠头。为“横阳古道上第一渡”,连接浙闽南北交通的必经之处。《苍南交通志》载“横阳古道三国时期开始形成。从平阳万全仙口中至蒲门长150里。途经头沙、二沙、三沙、四沙、墨城到江口北岸,渡横阳江,由江口南岸经白沙路过金乡,越梅岭过赤溪到蒲城,然后通往福建。”至清乾隆年间,设渡处的江面仍宽为1800多米,由于江宽风大流急,客流量大,加上地理位置十分显要,历代官府和民间士伸、百姓屡经修缮,变化更叠,北岸码道建在鳌江下垟埠(现名三大厂),南岸建在江口村,据考500多年前原址在今址约200米的“筝排头”,清早中期移至今址。

    宋代,由于人口的增加和外来移民先进生产技术的输入,温州一带农业生产有了发展。当时江南的一些地方已种植耐旱的占城稻种,双季稻也开始种植。泥山(今宜山)蜜柑驰名全国,成为贡品。与此同时,手工业也有了发展,江南农村妇女所织的鸡鸣布(即江南土布,后来叫筒布儿)开始销往各地。当地经济在繁荣昌盛,尤其是船制造业的发达,为港口的繁荣、海外贸易的发殿奠定了物质基础。两宋时期,温州是全国十大造船基地之一,每年造船约六百艘,海上运输业很发达。明永乐六年二月,金乡卫的海运船建改造能力达33艘(见《中国航海史•古代航海史》人民交通出版社1988年版第228页)。作为温州地区三大河流之一鳌江,交通运输已经也十分繁忙。位于鳌江入口处的江口埠头,既是江南平原的入海口,又是南北交通的必经之处,交通和商业十分繁荣。到了元代初期,埠头年久失修,地方政府开始修筑平安渡埠头码道及路亭。明初已设置江口铺,江边码道朝北建有观海亭。民国《平阳县志》记载:“平安渡即横阳江口渡,元大德十年(1306)提控多目(地方官名称,蒙古语)滕天骥因两岸石道倾圮捐修。”当时滕天骥发起捐修的平安渡码头,“北岸长一百二十丈,南岸长二百四十丈、高、宽各七尺,两岸各有拱形石门,额曰“平安渡”。元延祐四年(1314年),郡守赵凤仪又予重修。700多年前能修建如此壮观的码头,可见当时的江口埠头运输非常繁忙,海港进出船只及过渡客商行人已经非常之多。

    江口埠头的地位,不但在交通运输和商业方面非常重要,而且也是军事要塞。江口位于鳌江出口处,是平阳县通向外海的门户,明初常有倭寇及海盗在沿海一带骚扰。明洪武二十年(1387),金乡卫在江口设巡检司,派弓兵一百名,并设江口总哨,设官一员,领哨官一员,船十九只,兵四百十五名,屯泊洋屿(今阳屿),守舥艚、炎亭、五屿一带,巡逻海域。明正统五年(1440),地方政府在江口建城,城墙周围八十三丈,高一丈五尺。明弘治二年(1489),平安渡被飓风所毁,知县王约令重筑,设官船渡,渡夫四名给以工食。据明隆庆《平阳县志》载有“江口水寨:所隶温州卫己卯改隶金乡卫,壬午复隶温州卫”。清康熙八年(1669),江口南岸安兵九十一名,墨城安兵四十六名。康熙九年(1670),地方政府奉旨“展界”,设立江口南岸炮台。“系冲要,守兵二十名,约江面五里至”。同时,在江北岸还设寨二所,台七所,俱城守营官兵汛守,江口北岸炮台离大海五里,系冲要,守兵五名。清乾隆《平阳县志》(卷之四•关梁) “江口关:今系海关,往来船只在此挂号升税”。旧志卷之十:“镇下关总哨官宜员,领哨官一员,船十七只,兵四百三十六名……北与江口关,南与福建烽火门,下接南麂游兵交相合哨,专御蒲壮、金乡大小濩一带”。可见江口历代都是军事要地,宋、元、明、清地方政府官员都非常重视平安埠头建设。清乾隆年间,知县何子祥置大船四艘,分泊两岸,雇渡工4名,负责渡运。事故仍频。乾隆二十年(1768年)陈淑兰等在南岸创建登岸亭,建厢房6间,床塌俱备,以供行旅宿夜,林正銮等重建。清光绪三十三年,颜万成等募捐再修。后来,安澜渡方岩下埠头兴起,平安渡埠头逐渐冷落。建国初期,仅靠两只“马龙”摆渡,1962年7月1日,平阳县交通局批准“龙江渡口运输社”成立,1965年后改由木质机动船渡运。此后,县政府多拨款修建码道,更新渡船。至上世纪80年代,两岸码道各长80米,宽3.2米,高3米,有3艘12吨渡船对开,由龙江运输公司经营,客流量高达2000余人次,全年达90万人次。到1984年,龙港建镇后,由于街道和道路走向的变动,原方岩下渡口变成本区域的主要渡口,1988年起,龙江渡口客流量逐年锐减,至2007年4月,瓯南大桥建成通车后,本渡口客流量仅为200余人次。

    上世纪末,龙江渡口迁往原龙申轮船码头。“横阳千年古道第一渡”遗址除清康熙十七年(1678)守汛把总胡大重建于渡口旁的江口“天妃宫”(妈祖林默娘宫),现已修缮一新外,只留下江口路和码头街的地名了。原有在三官堂古寺前是“永安台”(人称炮台)、观海亭及同丰和、金大同商号店铺等其它遗迹已荡然无存了。旧日可以遥望涨潮千帆归来盛况只有成追忆了,当地诗人曾赋诗云:观海亭中望渔归,千帆陆续随潮来。梅鱼篓篓黄金色,抬进鱼行把价开。
安澜渡方岩下埠头

    安澜渡就是坊额埠,后人叫方岩下渡口,位于鳌江下游方岩码道的北端。北与鳌江胜利埠隔江相望,两岸相距1000米,是鳌江下游南北必经的渡口,并由码道内接方岩内河埠头。是鳌江下游清中晚期开辟的一个渡口。

    顺治十八年(1661),清政府为了防止闽浙沿海居民接济郑成功部队,下令“迁界”,强迫沿海一带居民内迁十里,不准百姓下海捕鱼。严禁沿海船只通行。到清康熙九年(1670)开始“展界复井”,由于沿海一带先后十年的海禁,海洋资源十分丰富,渔业捕捞生产连年丰收。位于鳌江口北岸的鳌江镇,当时被称为江口北岸,康熙、雍正间代尚无村庄,后因渔船停泊成了鱼鲜集散地,才有了一些住户,但人烟稀少,因为是渔船集中停泊之处,被称为“  艚头“(后来叫古鳌头),随着村庄住户的增多,到了清同治七年(1868),乡绅陈果东等在鳌江南岸捐修“安澜渡”。知县方浩明定渡章,勒古碑于安澜渡旁,乡民在渡口右边建渡亭(现在的联华大厦附近),给往来于鳌江两岸的人们待渡休息提供方便。原来这里并无村落只是在渡口上首不远的地方有座牌坊。这牌坊是明宣德年间(1426—1435)为纪念官至福建宁德县教谕、乡贤林约仲所立,名“兴贤坊”因坊额立在新渡以下且又道路从坊额下而过,遂定地名为“坊额下”。安澜渡建成后,附近迁来了居民形成村落。方言“坊额下”是“方岩下”谐音,时间久了,现在的人们只知方岩下渡口,却把安澜渡给忘了,安澜渡的兴建,对“  艚头”的繁荣有着颇大作用。而近百年来,  艚头(鳌江镇)的繁荣,又使江南方岩下埠头成为通衢要津,渡口日益繁忙。它成为江南数十万人民通往县城和外地的主要通道,江南八都四乡商业活动的主要场所。民国二十二年(1933)  艚头建鳌江镇。当时的鳌江镇仅8000余人口,一条沿江街路,以后逐渐发展成为平阳县的经济中心,浙江省沿海地区的工业商贸重镇。民国二十九年(1940)抗日战争期间,渡亭被日本飞机炸毁。民国三十四年(1945),藻溪章寿田慷慨解囊,独资在渡口重建安澜渡亭。

    解放后,因渡口客流量日增,两岸码道经多次修建,加宽抬高,从1959年度客流量45万人次增至上世纪末最多客流量达400多万人次,高峰期一天多达2.5万至3万人次。龙港建镇后,原有设施不能满足安全渡运的需要,安澜亭被拆,方岩渡口改为现代化的轮渡码头,建了宽敞高大的候船厅。1985年11月23日运工建造两岸浮动码头,于1986年1月3日竣工交付使用,同时建造了3艘300客位钢质渡船,用于渡运,达到安全高效的要求。拆除原来安澜渡路亭时,仅留有两块碑志,据查这两块石碑志是1984年由一位有心人将它移置在文卫路临接的“龙岩禅寺”、方岩下老人亭的围墙角。现在,方岩渡口附近已兴建连接鳌江两岸的瓯南大桥。出于建桥原因。2004年1月渡口西移至新渡街江边,改名为龙港渡口。安澜渡这个鳌江下游最大的渡口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唯一能保存下来的只有那两块石碑了。

新渡及殿后渡埠头

    新渡,明嘉靖十五年(1536)孙氏族人来此定居,为沟通鳌江两岸,在村北筑此渡埠。民国《平阳县志》云:“新渡在九都(旧志属九都,民国时期属十都),新渡旁有平安亭,清同治三年(1864)孙昭发等重建,设小舢板二艘,渡夫二名。”

    过去新渡是个不显眼的小渡口,从新渡往对岸雁门村经此渡江的人不多。20世纪80年代。龙港崛起后,新渡渡口正对着龙港的繁华街道建新路。同时,北岸的鳌江镇城区西扩,104国道从附近通过,江北岸雁门一带成了鳌江镇的新区和商业中心。因此,新渡这个被鳌江人称为雁门渡的渡口,也随之兴旺起来,近年来,新渡码头两岸进行了现代化改造,新建了候船厅和浮动钢质码头,添置了新型渡轮,每天客流量3000人左右,比江口渡高出数倍,出现了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殿后渡,即钱家浦渡,在十四都殿后,旁有待潮亭,清光绪十四年(1888)黄汉薪兴建。殿后渡对岸是鳌江垂杨埭头。解放后,因殿后有粮库,米厂、油库,此渡仍在使用,20世纪80年代后,随着进港公路和鳌江龙港大桥建成通车,以及新渡码头现代化设施的出现,殿后渡无形中停渡废弃。

平澜渡和三洋渡直浃河埠头

    平澜渡即钱南渡,北岸为钱仓,南岸为十四都新陡门埠,现存的清光绪四年(1878)岁次戊寅十一月重建石碑云:“吾邑钱镇南岸平澜渡……创始于宋,历元明修筑……”。民国《平阳县志》记载,“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邑令徐恕拨十四都都鹤浦即浦西村涂涨田十四亩二分二厘归入平澜渡,修船及渡夫二名。光绪四年(1878)生员杨维乔等再修,历经数百年……。现在的平澜渡虽仍存在,但由于龙港大桥的建成和公路的发展,平澜渡已被冷落。

    三洋渡“在十四都山阳直浃河埠”,就是现在直浃河埠头渡口,对岸是钱仓镇小三洋村。

    古代鳌江又称钱仓江,钱仓是钱仓江的重要埠头,五代吴越王钱叔(929-988)到北港闹村保国寺还愿,就是从杭州钱塘江乘船进鳌江在钱仓登岸的,从前钱仓有“钱王一宿楼”,历史上钱仓是平阳县的交通运输口岸和物资主要集散地。民国《平阳县志》记载:“钱仓旧为镇,宋元丰九域志作前仓镇。”钱仓是平阳县的千年古镇之一。

    位于钱仓对岸的直浃河埠头,过去是平阳县的主要交通枢纽。五代后梁乾化四年(914)开凿的江南第一条运河,就是从荪湖通到直浃河。1000多年前,就把江南的运河入海口选择在直浃河,可见直浃河的历史久远和地理位置重要。那时,交通闭塞,浙南闽东只有鳌江水路通往外地,直浃河是平阳江南地区(鳌江流域中下游以南)货物运物流通闽东山区的交通要道,江南一带的农产品、山货、陶瓷器都从此运往各地。民国《平阳县志》记载的钱塘人袁枚过钱仓江去福建的一首诗:“四水分源至此处,钱仓古渡画然开,……浙闽锁钥称天险,畴是中流砥柱才。”证明了历史上钱仓江渡是浙闽沿海一带陆路交通的必经通道。直浃河三洋埠头与江口平安渡一样,是江南百姓联系南北港和全县及通往外地的主要渡口。直浃河三洋渡对江南及平阳全县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20世纪80年代开始,三洋渡口两侧架起了现代化的岱口大桥和龙港大桥,江南地区公路四通八达,直浃河码头也逐渐失去了昔日的喧闹。

    自鳌江溯流而上至直浃河有渡口8处。1984年苍南县从平阳县析出后,南岸归苍南县,北岸属平阳县。龙江、方岩下、新渡、殿后、咸园、三垟6个渡口归苍南县经营,平澜渡、浦西曾一度划归平阳县经营。

    从五代古运河终点直浃河埠头,到江口千年古埠平安渡,这段地域有六处古埠。现在,这里是欣欣向荣的龙港镇城区。从整体上形成了龙港千年古埠的历史地位。

    发源于玉苍山山脉并流经南港、江南广大地区的横阳支江由朱家站水闸注入横阳江(鳌江)。沿江原有渡口10处,现对口新渡、楼石、古港、观美5处已经筑桥以代渡;凰浦、麟头、岭前、小峰、桃湖5处至上世纪80年代末仍保留渡口以供过往商过渡。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0 www.cny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上炎亭版权所有

联系站长 网站地图
渝ICP备09002060号